时隔九年羽生结弦再演《巴黎圣母院》他的“死守”始终没有变

一曲终了,2022Faoi正式结束了。又是一个“没想到”,羽生结弦在Faoi大千秋的安可曲上,选的是这首九年前,他初到加拿大开始外训后的第一支自由滑曲目《巴黎圣母院》。

虽然我们现在更经常感慨于羽生结弦的冻龄和童颜,但当我们真正开始对比那些现在再滑的、曾经的作品时,那些独属于成长与成熟的美好,才更加迷人。

这曲十年后再滑的《巴黎圣母院》,羽生结弦自己做了相当精妙的设计。他首次没有从冰场上冰,而是直接穿着冰鞋走上了舞台,和艺术家有了一段颇具舞台剧风格的一段互动。

看到这里突然会想到9年前刚刚从DW那里拿到这首曲子的编舞时的羽生结弦。因为年纪太小,并不能完全理解那样宏大背景的曲子里,有着怎样情绪内涵。“内容太复杂了,有点儿说不清楚”。那时的yuzu,但他还是凭着一腔孤勇的心气儿去演绎着这首气势磅礴的曲子, 更以此达成了一次死守逆转。

2013年3月,花样滑冰伦敦世锦赛开赛。这次世锦赛决定着2014年索契冬奥各国的参赛名额。但3月14日,羽生结弦表现失常,短节目后仅名列第9位, 加之其它选手也表现欠佳,日本队的3个名额险险不保。

当时在后台,羽生结弦流下了懊悔、不甘的泪水。那时帮他擦去眼泪的,正是《巴黎圣母院》的编舞师DW。

事实上,当时的羽生结弦,在参加世锦赛前因流感,不得不休息了10天才上冰,但在3月6日左膝感到剧痛后又缺席了近一周时间的训练!那天的短节目,他是靠吃止痛药和打镇痛剂上场比赛的。但因为那次世锦赛关系着索契奥运会的入场券,所以他本人坚持参赛,计划在比赛结束后再到医院接受精密检查。

那真是一场堪称“壮烈”的比赛啊。正如当时CBC的解说所说:每个动作他都得拼命去做,你能看出他不在最佳状态,这节目里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四大洲后结弦患上了流感两周不能上冰,返回冰场时他很兴奋地说:‘我只是想要滑冰’,之后又膝盖受伤。来到加拿大之前,只有三天来进行有限的训练!他说短节目后对自己太生气了,想要强势回归。复仇,18岁的他真是一个战士!”

那天,羽生结弦最终靠自由滑成绩逆转翻盘。比赛结束后他长跪冰面、喘息不止。是极限燃烧后的力竭,又在出分之时仰天长啸,是终于放下心来的松弛。那场比赛,羽生最终虽与领奖台一步之遥,但总排名追赶到第四位。最终高桥大辅排名第六、无良崇人排名第八,取羽生和高桥的成绩名字之和4+6=10≤13。

羽生拼死守住了日本队在14年索契冬奥和14世锦赛男单项目的3个满额参赛名额。

这九年里,几乎同样的“逆转绝杀”时刻,羽生结弦在冰场上又上演了不知多少次。

而今九年后,在他参加了自己的第三届冬奥会后,在艺术家“请再为我舞一曲”的歌声中,羽生结弦从舞台跃下冰面。

带着和18岁时一样的初心和勇气,却又以这九年来历经的无数波折、坎坷,收获的所有幸福、失落为情绪,羽生结弦演绎出了只有27岁的羽生结弦才能演绎出的,“钟楼怪人”的故事。

同样的编排、同样的动作,在九年后,以更加舒展、大气的姿态,以更加充沛的体力、心力展现出来,哪怕只是高潮的片段,却已可见如泣如诉的史诗感。那个瞬间所有人都会想到啊,有些故事、有些曲目,注定是需要整个人生去填充、去演绎的啊。

而羽生结弦的花滑,之所以可以远超花滑之上,正是因为他的花滑早已不是在“跳跃”、“完成”,他的花滑,早已融入骨血、并自然流淌而出。每当这时,我们总会感慨成长这个词,体现在羽生结弦和他的花滑上的美好。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