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被叫做“葱岭”是因为有很多大葱吗?

中国古代有很多内容流传下来但作者姓名已不可考的奇书,《西河旧事》就是其中一本。不少著名的史书如《汉书》和《史记索隐》都引用过它的内容。著名的匈奴民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史记》卷一百十),也是由此书记载。它还记录了中国大量的古地理位置,包括西北的焉支山、祁连山等,尤其第一次对葱岭,即帕米尔高原有了形象的描述:

这句话里包含了丰富的地理信息。“八千里”,汉制一“里”大约相当于现在的415.8米,8000里约等于3326.4公里。按谷歌地图提供的路线,从敦煌走高速公路到达位于帕米尔高原上的新疆塔县县城,即石头城所在地,大约是2400公里。古代行走的路线与现代公路不同,路程上会更长,所以《西河旧事》的记载有一定的准确性。之所以以敦煌为起点计量至葱岭的距离,是因为敦煌境内有玉门关、阳关这两座不仅在地理上,更是精神上的重要关隘,它们与葱岭并列为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地标。

玄奘笔下的葱岭“东西南北各数千里,崖岭数百重,幽谷险峻,恒积冰雪,寒风劲烈”,是对帕米尔高原形象、准确的描述。从地理上讲,帕米尔高原是位于亚洲中部的大高原,横跨中国、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阿富汗五国边境,上个世纪中期以前,“世界屋脊”一直是它的专称。它不单单是一座高大的山岭,或类似于青藏高原的高原,而是由众多高山和巨大的山结组成。天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山五大山脉会集于此。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也就是比珠峰还难爬数倍的K2,是帕米尔高原的最高峰。高原平均海拔在四千米以上,冰雪覆盖的高山与河谷纵横交错,当年的丝绸之路正是从这些宽阔的谷地中穿过。

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拍过一段帕米尔高原的视频,看过只能惊叹玄奘的观察、记录之精准。

由于帕米尔高原在地面上的突然抬升,给远道而来的人们带来了非常特殊的视觉感受。从喀什或莎车出发向西,走到距帕米尔高原约一百公里的地方,便会看到远方出现一堵跨度极宽的高大冰雪墙壁,对于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商队,它是个非常显著的地标。作者想经行此处的商队见到此情此景,每个人心中都会跳出两个字:葱岭。

当人们置身于帕米尔的怀抱中时,会不由自主地发出许多感慨。完全在中国境内的帕米尔最高峰公格尔山海拔7649米,它与公格尔九别、慕士塔格峰并称“昆仑三雄”。夏季帕米尔高原上草场青绿、鲜花遍野,空气通透明净,视野开阔。站在苏巴什草原上,远眺这三座雄伟壮丽的雪山,顿觉天高地远,心旷神怡。

2013年夏季,作者率领考察队从塔吉克斯坦穿越大帕米尔,前往瓦罕谷地。有天夜间,我们在悬崖公路上与帕米尔河一路相伴前行,左侧巍峨高大、直抵天际的山体在黑暗中如同一个巨大的屏障,这就是很多人在中学地理课本中认识的兴都库什山。当一个书本上的地理名词突然变成实体出现在眼前时,所带来的震撼是非常大的。

兴都库什山脉和喷赤河谷,又称瓦罕谷地。来源/《重返帕米尔:追寻玄奘与丝绸之路》插图

虽说《西河旧事》的作者可能并未亲自到过帕米尔高原,但上文已证明,他的表述具有一定的准确性。那么这位佚名作者曾提到葱岭因“葱”得名,是否也是有凭有据?葱岭上的葱,究竟是否存在?

作者第一次到帕米尔高原时,就曾留心观察并向当地人询问有无野葱生长,但不得其解。不过,这也是一个答案,说明野葱在这里并没有多到无处不在、随手可拔的地步。后来作者在海拔4200处确实发现了一片漫山遍野的葱田。野葱的植株形似水仙,颜色偏浓绿,上开紫花。在遍地砾石、生命气息寡少的高原上,突然出现大片的绿色,对在帕米尔上行走了数月、吃干粮吃到喉咙冒火的商队来说,想必如同荒漠中突现甘泉,视觉和内心冲击之大,可想而知。作者猜想,商队一定知道葱岭之上的野葱可补充人体需要的某种物质(维生素C),因而对野葱田盼望已久,见到时定大喜过望,立即安营扎寨,拔葱烹炒,做出一顿美味又营养的大餐。葱岭的葱,学名为“大花葱”(Allium giganteum),分布于从土耳其、伊朗到中国新疆的广大亚洲内陆,其中帕米尔高原正位于中心地区。

葱岭之名的来源有另一种说法,“又以山崖葱翠,遂以名焉”,这是《大唐西域记》里的记载。从实际情况来看,海拔两千多米至3000多米的葱岭东冈和西冈植被丰富,绿树成荫,麦田青青,野草茂盛,称得上“山崖葱翠”。到了海拔4000多米处,情况则各有不同。有河湖的地方,鲜花遍地,水草丰茂。

但远离水源的地方,大多是砾石遍地,有类似骆驼刺一样的植物生长,即使是夏季,颜色也不能称作“葱翠”,而是泛着枯黄。所以,葱岭之名如果源于山崖葱翠,可能更多来自人们往来经过葱岭东冈和西冈时的真实感受。

那么,帕米尔(the Pamirs)之名又是从何得来?玄奘从达摩悉铁帝“国境东北,逾山越谷,经危履险,行七百余里,至波谜罗川”。这里的“波谜罗”,指的就是“帕米尔”。作者在帕米尔高原考察时,每过一地都会询问当地居民,他们是怎么称呼帕米尔高原的,他们的发音基本上就是“ po-mi-le”。所以,“波谜罗”“帕米尔”就是当地人的语言发音,而《大唐西域记》留下了人类历史上对“帕米尔”这一地理名词的最早记录。

葱岭上开满鲜花的葱,杨林摄。来源/《重返帕米尔:追寻玄奘与丝绸之路》插图

古地名很有趣,反映古人对居住地附近地标的认知,或直白地描述地形地貌,简单好记,比如“喀喇昆仑”中的“喀喇”即为“黑”“昆仑”即突厥语的“岩石”,又如“纳兹塔什”(Nezatash Pass),“纳兹”是“尖”的意思,“塔什”即“石头”;或者是反映古人对自然的某种崇拜,如帕米尔,作者曾多次询问境内外的帕米尔居民,他们告诉作者,“帕米尔”在波斯语中意为“太阳的脚”,1896年寇松经实地考察,也留下了同样的记录,而通常认为的“世界屋脊”则是由此产生的引申义。

但是,葱岭的范围并不完全与现今所说的帕米尔高原相重合。《大唐西域记》对葱岭范围的描述是:

葱岭者,据赡部洲中,南接大雪山,北至热海、千泉,西至活国,东至乌铩国,东西南北各数千里。

玄奘的“葱岭”南至时称“大雪山”的兴都库什山脉,北至时称“热海”的伊塞克湖 (Issyk Kul,位于今吉尔吉斯斯坦东北部 )和“千泉”的梅尔克( Merke, 位于今哈萨克斯坦 ),西至时称“活国”的昆都士,东至时称“乌铩国”的莎车绿洲,范围完全涵盖且要大于现普遍认为的帕米尔高原的范围:帕米尔高原的南部边界为兴都库什山脉( Hindukush Range),北部边界为阿赖山脉( Alai Range),西部边界为喷赤河,东部边界是昆仑山脉( Kunlun Range),现在分属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五国,因此玄奘笔下的葱岭,其北界、东界、西界都超过现代帕米尔高原的范围,二者并不完全等同。所以,古代葱岭即现代帕米尔高原的通常说法并不完全准确。

从地理学的角度,“帕米尔”还有另一层意思,指的是高山之间宽阔的U型河谷草场,一般海拔在 3000至 4000多米。帕米尔高原便是由众多海拔5000至7000多米的山脉以及分布其间的U型河谷即“帕米尔”组成。

玄奘的葱岭(红框)与现代帕米尔高原(绿框)的范围示意(均不包括平原)。来源/《重返帕米尔:追寻玄奘与丝绸之路》插图

U型河谷居两座雪山间,地形开阔,宽度达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如中国塔什库尔干县境内的塔克敦巴什帕米尔( Taghdumbash Pamir);大帕米尔谷地更加开阔,且谷内地势有高有低。多处的高山积雪融水流至谷底,谷内常有河流,水量充沛,尤其在夏季,辫状河流在地势平坦的宽谷中像树根一样伸展,恣意漫流,形成大面积水草丰美的草场。这两条河谷理所当然成为丝绸之路翻越葱岭的主干线。

塔什库尔干河(近处)汇入叶尔羌河处的V型河谷。来源/《重返帕米尔:追寻玄奘与丝绸之路》插图

对丝绸之路上的商队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有水草补给,所以他们选择的一定是水草丰美的 U型河谷,而不可能像很多臆想的丝绸之路图片反映的那样,骑着骆驼走在夕阳西下的沙漠里。的确,丝路驼铃,特别满足内地人的异域想象,但如果大规模商队真的走沙漠,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因为干渴与酷热而全军覆没了。

水是重要的,但也是危险的。U型河谷的优点在于,它不会产生湍急的水流威胁到商队的安全,也不会出现陆地全部被水淹没、无法涉过的情况。漫流的河道之间有多处陆地露出水面,河道往往不会过宽、过深,马匹能够涉水通过,河流也不会直抵山脚,商队在 U型河谷中总能找到行走的陆地。

塔克敦巴什帕米尔 2018年 7月帕米尔考察航拍。来源/《重返帕米尔:追寻玄奘与丝绸之路》插图

V型河谷则完全不同。它狭窄险峻,水流湍急,不但无法徒涉通过,更有可能涨水从而危及人身安全,因此这是丝绸之路竭力避免的路段。最典型的就是帕米尔高原上因今314国道(中巴友谊公路)途经而为人熟知的盖孜河谷、叶尔羌河谷以及绝大部分的塔什库尔干河谷。帕米尔上巨型的“帕”一共有八个,分别是哈尔果什帕米尔( Khargush Pamir)、郎库里帕米尔( Rangkul Pamir)、萨雷兹帕米尔( Sarez Pamir)、阿利楚尔帕米尔( Alichur Pamir)、大帕米尔( Great Pamir)、小帕米尔( Little Pamir)、瓦罕帕米尔( Wakhan Pamir)、塔克敦巴什帕米尔( Taghdumbash Pamir),所以英语中的帕米尔高原为复数:the Pamirs。但对于丝绸之路来说,最经常通过的就是境内的塔克敦巴什帕米尔和境外的大帕米尔。

从塔里木盆地远眺帕米尔高原,右边最高峰即公格尔,离拍照处直线公里。来源/《重返帕米尔:追寻玄奘与丝绸之路》插图

帕米尔上还有很多规模不等的小“帕”,如星峡尔帕米尔(Shimshal Pamir Pamir)、瓦恰帕米尔(Vacha Pamir)等。

U型河谷的地理特征赋予帕米尔高原别样的生命,它使高耸的帕米尔高原不是阻隔东西的屏障,而是可供人类行走、沟通文明的天然通道。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