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中国目前领土最西端瓦罕走廊!大清八帕是如何划分的

在汉朝,因为帕米尔高原长大葱,并且到处都是绿色,郁郁葱葱,所以叫葱岭。这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所以商队经常要穿越这里,当时的汉朝西域都护府管理着整个葱岭。

在唐朝,《大唐西域记》里对帕米尔高原也有所记载。称为“波谜罗川”,而大唐的疆域,当时不仅包括整个波谜罗川,还往西到达咸海。

在元朝,马可波罗游记中有记载,称呼这儿为帕米尔,这里风景秀美,海拔超高,是世界上难得的牧场,消瘦的马儿十日可肥。马可波罗整整行走了12天,都看不见为烟,海拔平均5000米以上,不见任何飞鸟,也点不着火。帕米尔的意思就是世界屋脊。

在清朝,帕米尔全境包括在内,而清朝也定下了帕米尔的最终称呼,还叫帕米尔。而清朝把帕米尔的河谷地带分成了八个,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八帕。

1890年,由于清朝的衰落,此地成为了俄英的争夺对象。其中什库珠克帕米尔、萨雷兹帕米尔、阿尔楚尔帕米尔、大帕米尔、小帕米尔这五帕以及郎库里帕米尔的一部分被俄国所占,瓦罕帕米尔被英国所占,留下的郎库里帕米尔的一部分和塔克敦巴什帕米尔仍属我国。

而后,由于英国势力的退去,瓦罕帕米尔成为了阿富汗的国土,而由于苏联的解体,什库珠克帕米尔、萨雷兹帕米尔、阿尔楚尔帕米尔、大帕米尔、小帕米尔这五帕以及郎库里帕米尔的一部分成为了塔吉克斯坦的国土,而余下的即使朝代更换,也还是我国的国土。

作为东西方交通的要冲,以及南亚次大陆的战略屏障,阿富汗历史上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民族迁移之途。这也就是曾经的大英帝国、苏联帝国以及现在的美国想要把控阿富汗的主要原因。阿富汗虽好,但却不易控制,稍微不留神就会被“帝国坟场”吞噬。当初苏联执意要占领阿富汗,就是看重其多方牵制的能力,而且也可以将阿富汗作为跳板进入印度洋。本世纪初美国的设想与苏联近乎相同,想通过控制阿富汗进而同时对俄罗斯、中东以及中国形成战略威慑和牵制。如果不细心看地图的话,实际上很难发现中国与阿富汗之间被一块狭长的走廊连接着,名为瓦罕走廊。

在阿富汗的地图上有一块土地就像伸出的一只长手,与中国的新疆接壤,这个地方就是瓦罕走廊。瓦罕走廊全长400公里,其中在阿富汗境内长约300公里,中国境内约100公里。这条长长的走廊曾是中国古代丝绸之路通往南亚、中亚和西亚的重要通道,玄奘去天竺取经就是走的瓦罕走廊。瓦罕走廊与其实际用途比起来,更重要的是其战略价值。

瓦罕走廊又称阿富汗走廊、瓦罕帕米尔,大概位置在帕米尔高原南端兴都库什山脉北段之间。虽然这是一段不为大多数人所熟知的走廊,但却在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近千年中发挥了极大作用。

当年唐玄奘离开大唐前往天竺走的就是瓦罕走廊,而马可波罗来中国也是从瓦罕走廊进来的。

今天我们说的瓦罕走廊全长大约400公里,东西走向,其中在中国境内长约100公里,南北宽约3至5公里,剩余大部分300公里则在阿富汗境内。

实际上直到清朝,整个瓦罕走廊都是属于中国的,但最后经过英国殖民者和沙皇俄国的一顿操作,中国最终只得到了一小部分。

1895年3月11日,英俄签订了《关于帕米尔地区势力范围的协议》,划定两国在帕米尔的势力分界线,将兴都库什山北麓与帕米尔南缘之间的狭长地带划作两国间的“隔离带”,这条“缓冲地带”就是瓦罕走廊。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与阿富汗政府就瓦罕走廊边界问题进行最后签订,由此确定了中国与阿富汗的权责归属。

从地图上来看,瓦罕走廊就像是中亚伸出的一只手,连接住了中国和中亚甚至中东地区。

瓦罕走廊的战略价值对于中国来说是巨大的,从这里穿出去就是阿富汗,再没有比这更便捷的道路了。

而且这里是谷地,通行条件要比苏联当年从中亚加盟共和国通过兴都库什山脉的萨朗隧道好得多。

通过瓦罕走廊,可以很快进入阿富汗这个亚洲东西南北交汇之地。然后经开伯尔山口,就能南下印度次大陆。

这不仅有利于中国与西边的国家进行经济文化交流,而且如果处理得当的话还可以将其作为中国向西发展的一扇大门,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当初美国进行阿富汗战争时候,为了平稳安全为阿富汗美军输送物资曾要求中国为其开放瓦罕走廊。

可以说这么说,阿富汗重要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对中国西部,尤其是民族多元化的西部地区具有重要价值。

这里是通往驻守瓦罕通道的边防部队的边防公路,最远点到达科克吐鲁克以南的山口。瓦罕走廊阿富汗段有一条高标准的高速公路,可以并排开三辆车。2001年美国借反恐之际出兵阿富汗,由于阿富汗地处内陆,只能通过周边国家将补给物资运入阿富汗。过巴基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但是经过巴基斯坦运输的物资经常遭到半路打劫,绕道土库曼斯坦又太远,以至于驻阿美军经常出现补给短缺。美国曾经要求中国开放瓦罕走廊,作为驻阿美军的重要补给线,中国当然没有同意。

瓦罕走廊对中国来说除了具有极大战略价值之外,也有不少的挑战。比如阿富汗境内的很可能通过瓦罕走廊对中国进行渗透,这是中国需要警惕的地方。

实际上过去十几年间,我国在瓦罕走廊边境地区部署了大量边防部队,基本上可以保证不会渗透进来。

另外中国政府与阿富汗政府也建立了比较好的关系,双方经常在边界地区进行类似反恐的军事训练。

综合来讲,瓦罕走廊对中国以及中西方依旧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同时面对的挑战与危险也是存在的,但相信中国有能力处理好这些潜在风险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